您的位置:

首页> 学生校园> 钢琴教师[转载]

钢琴教师[转载] - 钢琴教师[转载]

钢琴教师[转载
    如今,好多年过去了,这件事我始终没跟任何人说过。最近我要结婚了,对象很不错,他是个很上进、勤奋而且诚恳的人。但是也很无聊。这就是人生。

现在说说我与阿霖的故事吧。

阿霖是我的学生,我教他的那年他高二,才17岁,很年轻。

而我也从大学刚毕业不久,出来工作了二、三年,工作不算稳定,大多都接接家教,那时候大概25岁吧,青春正茂。

阿霖的样子就是普通的高二学生的样子,有点羞涩,中等身材,是年轻男孩那种精瘦而结实的样子。不难看,但也不特别突出。

初见他的时候,他只看我一眼,就低下头来。

那天我穿了一件样式简单的白色连身裙,外面套了米色针织外套,长长的头髮披在肩上,看起来十分优雅、有气质。

他的父母跟我说明,他家孩子从没学过钢琴,但是最近因为功课压力大,突然便说想学琴,纾解课业压力。


我不疑有他。

其实没教过这幺大的学生,以往收到都只是国小、至多国中的孩子,可是我想说无所谓,他才高二,高二的小孩,能有什幺威胁性?

我错得离谱。

一开始,阿霖表现得像个正常、乖巧的学生,虽然琴学得不快,天份也很有限,但很认真、很听话,非常有礼貌。

唯一让我有点介意的是,当他学琴时,我坐在他身边,有时候他的手肘会轻轻地扫过我胸部,像是很不经意的那样,撞在我最敏感的乳头上。

虽然表面不说,但是我的身体还是不由自禁地起了小小一阵轻颤,好像里面有什幺东西,短暂地醒了一下。我只有拼命克制自己,不露出异样。

其它学生都不会这样,可是我说服自己,因为这是个大孩子,那张椅子对我们来说太小了(实际上并不小),他也不是故意的,藉此压下心里那股不对劲的感觉。

那时候,我和男朋友分手有一阵子了,始终没有新的对象。

我并不想自夸,但就算与音乐系众多女孩相比,我的外貌条件也是数一数二的,大大的杏子眼、玲珑的瓜子脸,小巧的嘴和鼻子,一头柔顺飘逸的长髮,身材也不差,修长的美腿,纤细的腰,还有前凸后翘的身材。以前的男友都曾称讚我胸形和腰线很美。

在遇到阿霖之前,我并非什幺人事不知的小白花,我有性经验,也对自己的身体有自信,但不曾沉溺在肉慾中。

大学到工作的这段时间,我交过两任男友,跟他们都发生过关係,他们显然都对我的身体很满意。其中一任分手后,还很含蓄地说想维持「比普通朋友再多一点点的关係」但被我拒绝了。

对我来说,跟他们做爱,是因为那时候爱着他们,愿意满足他们的需求,但是性行为本身,对我是可有可无的。我从来没有从里面得到什幺快感。

所以,当阿霖这样轻轻地撩拨,我就起了反应,这件事是古怪的。

「阿霖,不可以……」

我躺在床上,年轻男孩在我体内狂抽猛送,淫液挤压发出的水声和肉体拍打的声音在房间内迴荡着。

「嗯…嗯…嗯…不可以,快停下来……」即使如此,我不受控制地呻吟着,这平常听话的男孩,此刻却异常兇猛,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。

我在大汗淋漓中醒来,底裤又黏又滑,连床单都湿了一小片,心里感到羞愧,居然在梦里幻想和自己的学生做爱。

即使如此,当遇到阿霖时,总能表现得镇定如常。

那时候,我认为一定是因为太久没有男友的关係,才会做这种春梦。

有天,假日下午,我如常到他们家教琴,打开门,迎接我的却只有阿霖。

他的表情不太对劲,很郁闷,只说爸爸妈妈不在家,就带我上楼。

顺带一提,阿霖家其实称得上有钱,他们家是一幢独立别墅,一间琴室,就摆个钢琴和沙发而已,门关上就有良好的隔音效果。

只是,平常练琴时,他爸妈为了表示礼貌和安全,不会完全关门,还会留一小条缝,让琴声流泻出来。

这时候我和阿霖一起练琴,讲新曲子,一个教,一个学,但他心不在焉,一直看窗外,眼眶微红。

「你怎幺了?」


我正準备板起脸训斥他,他却反而哭了起来。

一个大男孩就这样哭了,让我手足无措。

「我爸爸……妈妈他们,他们要离婚。」

他脆弱地哭着,让我失去戒心。

他靠在我肩上,只好轻轻搂着他,拍他的背。

阿霖也反手搂住我,我虽觉不妥,但也不好挣脱他。

情况越来越奇怪。

他把头靠在我胸前,他哭泣时轻轻吐气,就让我最敏感的乳头,隔着内衣一阵苏麻,挺立起来,而他的鼻头也不时地挨擦着,更加深了快感,他的手在背后游移着,我愣了一下,身体轻轻拱起来,感觉自己享受着他貌似无意的爱抚,开始起了微小的反应。

尝试着挣脱,他却抱得更紧,等我意识到该激烈反抗的时候,我的内衣居然隔着薄薄的衬衫被解开了。

胸罩滑下来,隔着衬衫,看得到浅色微红的乳晕。阿霖马上找到了那敏感的一点,轮番用舌头挑弄,还用牙齿轻轻啃啮。

我措手不及,一时竟然没有反抗,任由他吸吮蹂躏着我粉色的蓓蕾。敏感的乳尖很快发胀通红,隔着薄薄的衣衫挺立出来。

「不可以……」我伸手要推他。

这样的逃逗让我浑身发软,几乎受不了这种快感,加上太久没有男人,他每舔弄一下,我就颤抖一下,不自禁地夹紧双腿,感觉体内一股热流,淫液在双腿之间缓缓渗了出来,这是骗不了任何人的生理反应,但却不该发生。

「停下来,你太过份了。」我抗议,但身体却自然而然地起了反应。

「老师,妳不想要吗?」他说,一只手抓住我的两只手腕,防止我挣脱。

即使他不抓住我,我整个人已经开始发软了。

毕竟,这时候,我已经湿了。

他把我压在椅子上,双手则被拉过头顶,柔软硕大的乳房鼓出来,紧紧地绷在衬衫底下,在他面前一览无遗,出于一点点的害怕和羞耻,它们轻轻抖动着,似乎更让他兴奋不已。

我尝试着挣扎了一下,发现阿霖虽然只是17岁的少年,但力气已经比我大得多,只凭自己的力气,我是无法摆脱他的。

「你、你放开我,这件事,我们就这幺算了,不然……」我结结巴巴地说,阿霖已经伸手解开了我胸前的钮扣,浑圆雪白的双乳弹跳出来,粉红的乳头在空气中羞怯地挺立,在他面前暴露无疑,让我无法专心。

「不然怎幺样?」他说。

「不要!」我突然叫起来,他已经把手伸到裙子底下,扯下我的内裤。

我挣扎起来,想要夹紧双腿,但他一路把内裤褪到底,最后挂在我的一只脚踝上,好像在嘲笑主人的无能为力。

「老师,妳好漂亮。」他讚美着,一面把我按倒在钢琴椅子上,双腿被分开摆在椅子的两侧,粉色的肉唇湿淋淋地打开,裙子撩到腰际,私处完全暴露在他眼前,衬衫也被解开,我等于是在他眼前彻底赤裸了。

他不顾我极端羞耻,欣赏了一下我那里稀疏柔软的毛髮,还有湿润了粉红色肉缝的透明淫液,然后俯身下来,用嘴含着尖挺的粉色乳尖,舌头在上面绕圈转着,不时轻轻用牙齿啃咬一下。

我的脑子没办法思考,现在的快感比刚刚隔着衣服强了十倍不只,几乎都要麻痺了,不晓得这年轻的男孩技巧怎会如此的好,在此之前,我从来没遇过这样的情形,我自认不是淫蕩的女人,但生理反应让我无法控制地拱起身体,让他更尽情地玩弄我、蹂躏我形状完美的双乳。

「啊……唔……你停下来,不可以……」其实我觉得舒服得不得了,快受不了了,可是理智仍然让我矜持着。如潮水的快感一波波袭来,他的唇压在我唇上,舌头在我嘴内搅动,尽情吸吮着我小巧柔软的舌头,刚好吞掉我的低声呻吟。

「老师,妳想不想被我干?」他移到我耳边,轻轻地说。

「不可以……」我咬着嘴唇说。被一个没成年的男孩这样亵玩已经让人无比羞耻,更不应该发生关係。

「不可以……」我几乎是无意识地喃喃自语,道德的底线还在最后一刻坚持着。

「不可以……唔!」他抓着我的一条腿,稍微把我抬高,然后隔着裤子,狠狠往我下面顶了一下,我的蜜穴不由自主地抽紧了一下,一阵传遍全身,电流似的酸麻窜过,感觉到他硬到不行,而且,即使只是这幺一下,我知道他那里并不小,搞不好比我的前男友还粗长得多,然后他低头看着自己浅色的裤子,现在鼓胀得几乎都要撑破了,那上面有我的爱液留下的水印。

「老师,这样妳还说不要……」他没有解开自己的裤子,只是摸了摸那里的勃起,「我再问妳一次,妳要不要被我干?」

「不、不行……」我说。

他含住我的耳垂,往耳朵里一阵阵吹气,他的手伸到我的两腿间,爱抚着我的阴唇,用手指上长茧的地方,用力揉着我已经肿胀充血的阴蒂。

「啊…啊…」我再也受不了了,低声浪叫起来,他的手指很快被我的淫水弄得湿滑,他的大拇指继续搓着我敏感的阴蒂,快感直达大脑,他往我的小穴插进了半根中指,虽然理智不愿意,我的肉穴抽紧了好几下,像小小的嘴唇一样,贪婪地吸着他的手指头。

「这样还不要吗?」他说,一面问着,一面加深加大手上的动作,用手指用力地捻着我红胀的阴蒂,我只觉得又痛又舒服,食指和中指则深深浅浅地刺激着我的蜜穴,手指被淫水浸润后,更是在我体内放肆进进出出,畅行无阻。我想说不要,却发不出正常的声音,拼命克制,咬紧下唇,却还是忍不住,在他的玩弄下咿咿唔唔地低声浪叫着,不时扭着屁股,拱起腰部。

淫水加倍不受控制的流出,他控制着手指的揉捏,玩弄我腿间的肉缝,发出淫蕩的水声,淫蕩的水声刺激了我,淫水加倍流出,都弄湿了米白色的连身裙。

他一面玩弄着我,一面享受着我那饱含羞耻,又因为太过舒服而露出淫蕩表情的挣扎模样。

「老师,我看妳平常都扮得像个小圣女,就很想知道,妳被男人抽插的时候,是什幺表情……」

他说,扯开我的衣服,沿着我的乳间、小腹、肚脐……直到腿间。

在这之前,我从来没有让男人帮我口交,也没有帮男人口交过,我觉得那样很髒、很噁心,可是,当他用他的舌头玩弄着阴蒂,一面用手指浅浅刺激着我的小穴,我的理智断线了。

我发出了自己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。

「求求你……唔唔……我不行了……求求你……跟我……啊…啊…啊…」我浪叫着,他的舌头缓缓在我的阴蒂上转动吸吮,手指不时拨弄着阴唇,还把手指伸进洞口搅动,刺激得我都没办法反抗了,只能配合着他的动作,一下一下地挺着腰部,彷彿模拟着被他抽送的样子。

「呜…求求你…我想要……」我哀求他,几乎要哭出来。

「老师,妳真淫蕩,刚刚不是坚决说不要的吗?」他嘲笑,继续用他的舌头和嘴玩弄我。

「那…」我艰难地说,不时因为太过舒服而中断,发出断断续续的浪叫,「那是刚才…唔…唔…啊…现在……啊啊……」我的小穴又因为快感而收紧了好几下,我语不成句,没办法好好讲话。

彷彿为了折磨我,他充耳不闻。

我扭动着臀部,让他更深入。

这时候他已经放开了抓住我的双手,但这时候我已经屈服了,身体被快感所俘虏,只想让他插进来,狠狠地抽送。

我的双手反过来抓着椅背,不自觉地用一种性感的姿势摇动着我纤细的腰和圆润挺翘的屁股。

「妳想不想被我干?」他问。

「嗯…」理智回来了一点点,但又很快消失,「我…我想要…我想要…」

「那…老师,我想看妳摸妳自己。」

「求求你…」我说,竟然自己主动伸向摸向他的胯下。

「不行。」他推开我,「老师,我想看妳自慰。」

这时候我已经被性慾彻底控制,他叫我做什幺我都愿意,居然像个傀儡似地,乖乖听着阿霖的话,用左手抓着自己的胸部,指头摩挲着尖挺的乳头,手掌还上下揉弄着它,在男孩面前摇动着、卖弄着,一边低声地浪叫着,右手则伸进肉缝间,拼命搓弄着红肿后硬得发痛的阴蒂。

没有男友的时候,我也会在夜里躲在被窝里偷偷自慰,但我的阴蒂从在没有胀得这幺硬,也从没这幺湿。

在男孩面前不顾形象地自慰,令我羞耻,但羞耻又兴奋,我竟然快要高潮了。

「好了,」阿霖说,又把我的双手拉开。

然后他站起身,解开他的裤子,巨大充血的肉棒弹跳出来。

即使已经有心理準备,我还是被吓了一跳。

我并不是没有见识过,但跟我前两任男友比起来,它大又粗得惊人。

阿霖抓着他的巨根,摩擦着我早已湿到不行的洞口。

我的小穴一阵酸麻,又抽紧了几下,他显然很满意我的反应,现在他赢了,可以尽情玩弄我。

他一点也不急,浅浅地把他龟头插进洞口,再拔出来。

「呜…不要这样…求求你…」

「妳刚才求我什幺?」他问。

「我说……」他又伸出手指继续玩着我小穴,我不行了,「求你跟我做爱……」

「妳要说,求我用肉棒插妳……」

「求你…用你的肉棒插我……」

「要怎幺插妳?」

我说不出话来。

「老师妳也读过大学,应该不会想不到该说什幺吧?」他的手指一边蹂躏着我的下体,一边说,「妳告诉我,我应该怎幺插妳?」

「狠狠地…用你的大肉棒插我的小穴……」我吞吞吐吐地说,羞耻都抛到了九霄云外。

「这样还不够,妳要怎幺求我?」他说,「不但要让我干妳,还要求我干死妳。」

「好…求求你,狠狠干我,用力…干死…啊!」我还没说完,他就「噗哧」猛然一下子,插进了我的蜜穴中。

「啊啊啊啊……」我拱起腰。

我感觉得到,他已经把我的小穴塞满了,却还没有整个插到底。

「老师,妳的经验不多吧?满紧的,以前妳的男朋友都没有好好干过妳吧?妳长得这幺漂亮,又这幺淫蕩,真是可惜。」阿霖说。

他用一只手抓住我的左脚踝,把它抬到肩上,用嘴亲吻我纤细小腿的内侧,这个动作又让我抽搐了一下。

「老师,妳知道妳很敏感吗?」阿霖说。我的腿非常修长,架在他肩上更是显得纤细、雪白又美丽。

我咬紧下唇,说不出话来,快感引起一波波不由自主的颤抖。我都已经抛弃了自己的尊严,现在满脑子只是希望他狠狠插到底,用力地干我。

他用另一只手把我的右腿往上推,整个撑开了我的私处。

他调整好姿势,突然用力一挺,整根巨棒都没入了我的肉穴。

「啊!」好痛。

因为疼痛,我突然清醒了。

意识到自己正躺在钢琴椅上,被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的年轻男孩玩弄抽插,瞬间理智又回来了,羞耻的感觉淹没了我。

「我…我不要了。」我说,想要推开他,坐起身。

「不可能,老师,这可是妳自己要的,不能反悔。」他说,微微狞笑着,露出了他的真面目,把我按在椅子上,缓缓地在体内抽送起来。

他一面抽送着,一面低头看我们交合的位置,缓缓把肉棒抽出来,再缓缓推到底,最后一下,他总会用力一顶,发出轻微的「噗哧」,而我也会忍不住「唔」地呻吟一下。

几下之后,流出的淫汁彻底地润滑了他的肉棒,我的肉穴不再感到紧绷的疼痛。

阿霖动了起来,巨根进进出出地,摩擦着我敏感充血的肉壁。

「唔…唔…唔…」我摇动着屁股,拱起腰部,让他一下一下地往内抽送着。

阿霖虽然只是高中生,阴茎还比我交过的男友大得多,我很快就溃不成军,淫声连连。以前的男朋友,就算在紧要关头,我也很少发出叫床声,此时却像是没办法控制似地,断断续续地发出叫声。

脑中虽然知道,自己不该被年纪这幺小的男孩玩弄,但是羞耻心反而让我更兴奋,快感比以往都来得强烈。

他继续调整着他的姿势,突然在抽插中,我感觉他顶到了某个特别的部位。

「唔啊……那里……」我浪叫了一声,身体突然一阵麻软,脑子空白。

从前我以为人家说什幺G点、花心之类,都是骗人的,只是男人自己的幻想,现在我突然发现,都是真的,他顶到了那里。

阿霖没有放过我的反应,他又恶狠狠地再顶了我一次。

「唔啊!」我不由自主拱起肉穴,让他更深入。

「老师,舒服吗?」他问。

「嗯…嗯…好舒服…啊啊啊……」他不断送进又抽出,进进出出,我的双脚不受控制地抖动着,淫水像溃堤的河水一样涌出,沿着大腿流下来,根本没办法说出完整的句子了。

阿霖狂抽猛送着,我浑圆的奶子在他的抽送下前后跳动着,粉红色的蓓蕾充血,他一下用嘴含着,一下又用手用力地揉着,我的双手往后抓着椅角,一只脚还挂在他肩上,挺起我的腰,让他用力地玩我,激烈地抽送。

我虽然长得瘦,但屁股也很丰满,他一下一下顶着,顶到底部的时候,就会撞在我柔软的臀部上,发出啪啪的肉声,间或夹杂着淫靡的汁水声。

啪啪啪…噗哧…啪啪啪啪啪…噗哧…

阿霖或浅或深地抽送着,我的理智、尊严都不见了,只想要他不断地把他巨大硬挺的肉棒,用力插到我身体深处。

「唔唔唔…啊……啊…插我…用力干我……好爽…不要停下来…求求你……」我胡言乱语地淫叫,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幺了。

没几分钟我就达到高潮,滚烫的小穴用力地吸着男孩巨大的肉棒。

阿霖却还没射,继续狂抽猛送着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我要死了…好爽…好舒服…我不行了…我到了…啊…唔…」还没停下来,我淫蕩地扭着胸部和臀部,让阿霖更深入地抽插,淫言乱语地叫着,高潮一波接着一波,好像永远没有尽头似的,我颤抖抽搐着,不间断的高潮几乎要让我昏死过去,而阿霖继续用力插送着。

「很爽吧,妳以前的男友都有没有让妳这幺高潮?」

「好…好爽…啊…啊…没…没有,你是第一个…他们都没有你大,没有你厉害……唔…唔…好舒服…干死我吧,我不行了,我要死掉了…」我继续呻吟着。

最后,阿霖坚硬的巨根狠狠地顶到最深,每一下都发出「噗哧」的水声,伴随着我歇斯底里的淫叫,他也快要到了。

「啊……啊啊……」最后,他发出低声的呻吟,抓着我的肩膀,用力猛送到底,把灼烫的精液全部都射在我的里面。

高潮之后,我软瘫躺在椅子上,动弹不得,浑身潮红,力气都被用光了。

阿霖的阴茎还留在我身体里面。

我想起来,但他又抱着我,把我压在椅子上,不让我离开。他还有点硬,虽然射了,却没整个软掉。

不久,他抚摸着我的柔软巨大的双乳,用手指轻轻捏着乳头,挑逗地拧着,我的身体不知不觉又兴奋起来,小穴也再次涌出一波波的爱液,我虽然觉得自己像个十足的蕩妇,满心羞耻的感觉,但是做也做了,后悔也没用,身体的快感还没退掉,又再次升上来,征服了我,于是我也不像第一次一样那样的抵抗不从了,阿霖在里面渐渐地硬起来,充满了我的小穴,于是我们又做了一次。

这次就没有第一次来得那幺激烈了,但是我仍然再次达到高潮。

在遇到阿霖之前,我从来没有过高潮的经验,一来就是两次,还是比自己年纪小的男孩。

接着两个人都有点累了,于是我稍微清理之后,抵挡住强烈袭来的睡意,拖着身体离开了。

走在回家的路上,清醒的羞耻感阵阵地袭来。

我对自己说,这种事情太可耻了,而且很危险。被发现跟自己的学生做爱,别人知道了,会怎幺想?

这种事,绝不能再发生。

清醒后,我感到深深的懊悔和痛苦。

我甚至考虑马上辞职。

但是,那样也很危险,如果阿霖一个不愿意,把这件事闹大了,我该如何是好?

于是,我决定暂时还是一切如常,等到我确定事情可以控制,再辞职离开。

但是,接下来的两个礼拜,我还是假託家里有事,请了两次假。

我要把自己的心情整理好了,才能够再次面对。

只是,在这两个礼拜内,每当我想起这件事,下面总是不受控制地,又湿了。

我偷偷自慰了好几次,次数之频繁,远胜以往。

就好像身体里面有什幺被打开了,打开之后,就再也回不去了。

后来我还是回去继续教琴。原因无他,我也是要赚钱、要生活的,我收的学生不多,况且,贸然离去,只会更启人疑窦。

日子平静了一阵子,我们一个教、一个学,若无其事。

这段时间,阿霖表现得比我更正常,他的父母也没发现任何异样。

终于,过了一阵子,我决定时机已经成熟,打算在这几次钢琴课就提出辞职。

当我们开始上课时,阿霖拿出一支MP3。

「老师,」他假装天真地跟我说,「我跟妳说,这个MP3有录音笔的功能,我有把我们上课的内容录音下来。」

「是吗。」我心不在焉回答。

「是真的。」他硬把连着机器的耳机塞到我手上,「妳听听看。」

我勉强听了一下。

「好…好爽…啊…啊…没…没有,你是第一个…他们都没有你大,没有你厉害……唔…唔…好舒服…唔…」

耳机里清晰地传来我的淫言浪语。